刘云山:认真履行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使命

马英九准毛治国请辞 张善政确定接任新“行政院长”

已近花甲的宋玉兰在家中接受本报记者采访,屋内几乎没什么像样的家具,老旧的墙面糊满报纸。

宋玉兰在积善村执教40年,至今仍是代课教师身份

核心提示:山西省陵川县积善村代课教师宋玉兰执教四十余载仍是代课教师,最近三年她的工资才涨到每月150元。2016年1月2日凌晨,陵川县政府回应称从2015年元月起,已经把待遇提高至每人每月900元。但对于代课老师转正一事,政府还是没明确说。宋玉兰称,等了这么多年一直转不了,有种被欺骗的感觉。 

法制晚报讯(记者朱顺忠李明德) 山西省陵川县积善村代课教师宋玉兰从17岁开始,坚守三尺讲台整40年。至今,整个积善村附近不少家庭,大人孩子两代人都出自宋玉兰门下,累计教出了上千名学生。然而执教至今四十余载已过,她仍是代课教师身份。最近三年她的工资才涨到每月150元,并且这点微薄工资只有到年底才能拿到。而正式老师一个冬季的取暖费就比她一年的工资高。

为了能转为正式民办教师,她十几年来不断奔波,曾堵过领导的门,拍过领导的桌子,但始终没有得到解决。为圆教师梦她曾被气哭过,但哭过后擦干眼泪继续给孩子们上课。新年第二天,宋玉兰在家中接受了《法制晚报》(微信ID:fzwb_52165216)记者专访,她说:“我就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,不需别人同情可怜,我只想教娃娃们读书。对于转正的事情,那是政府的工作,一切听从政府安排吧。”

宋玉兰说,2016年1月2日凌晨,陵川县政府做出回应,从2015年元月份起,已经把待遇提高至每人每月900元,但是对于代课老师转正一事,“还是没明确说。”

月薪150元 说出去是笑话 “看到学生就都忘记了”

法制晚报(以下简称法晚):现在你每月工资还是150元?从什么时候开始拿的?

宋玉兰:是的,这150元还是从2012年涨过工资后才拿到这么多的。以前更少,1975年我正在读高中,村里娃娃没老师教,生产队长派我教这些娃娃们,当时给我记工分。我那时候边读高中边教他们,高中毕业就再也没离开过这里的三尺讲台。

法晚:真正拿到钱的时候是从哪年开始,有多少?

宋玉兰:具体哪年记不清了,应该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吧,那时候每月能拿到32元钱。在当时那个年代算是不错的,物价低,日子过得还算不错。

从80年代月薪32元涨到如今每月150元,每次涨工资的时候还是很高兴,虽然涨的很慢很慢,但毕竟涨了嘛。社会在进步,物价一直涨,待遇哪有不涨的道理。

法晚:可现在每月150元的薪水,对你的付出不会成正比啊。

宋玉兰:确实太少了,说出去就是个笑话,但没办法,现实情况就这样。总不能撂下娃娃们不管吧。

法晚:村上的群众知道你每月150元工资吗?

宋玉兰:媒体没报道前,知道的人不多,这下子全部都知道了。以前知道的人都劝我说,给这点钱太少了,还不如在村周边谁家盖房子去当建筑小工呢,每天也能挣个百十元钱。我听了这些话觉得很心酸,我也想过做点别的事情可能比这挣的多,但一看到那些学生,我全都忘记了。

法晚:今天是新年第二天,去年的工资全部拿到了吗?

宋玉兰:还没拿到,要等到农历小年前后才能拿到。平时不发的,都是积攒到农历新年前几天一次性全部发给我。

代课40年 多年反映未转正 “白天上课晚上大哭”

法晚(微信ID:fzwb_52165216):你当初怎么会选择做代课老师?

宋玉兰:那时候我十七八岁,正在读高中。缺有文化的人教孩子们,生产队长和我父亲商量后,就让我干这个事了。

法晚:当时父亲也支持你?

宋玉兰:我父亲1946年入伍参军,参加过解放战争,是个老革命,我10岁那年他在西藏因公致一等伤残双目失明。虽然双眼看不到,但思想觉悟比较高。他很支持我去教书,并且说为祖国培养人才,很光荣的工作。平时他还经常给我讲,要努力工作,不能误人子弟,困难是暂时的,慢慢会好起来的。

40年了,以前的代课老师干三两年有的就离开,但我一直坚持。父亲活着的时候不敢提不干的事情,父亲不在了想想他说的那些话,不能辜负了他的教育,咬牙也得继续干下去。

法晚:你一直是代课老师,跟正式老师待遇差别大吗?

宋玉兰:唉!咋说呢。差别还是挺大的,正式老师每月工资上千元,我仅有150元,还只能年底才能拿到,正式老师一个冬季的取暖费就比我一年工资高。但想想都是教书,都是为了娃娃们,心里就平衡多了。

法晚:这么多年,为何一直没能转正呢?

宋玉兰:转正的机会确实有,但那时候我们这山沟沟里穷啊,消息也闭塞,等知道时已经错过了。最近十多年也有机会,但我户口多年前随丈夫迁到外地了,一直也没能再迁回来。再说转正的事情当地教育系统卡的也严,都是严格按照文件规定办,所以一直也没解决。

法晚:没有把实际情况给相关部门反映吗?

宋玉兰:头发都想白了,都想掉了。多年来我一直反映,堵过领导的门,拍过领导的桌子,但始终没有得到解决。为这事我哭过很多次,但又能有啥用。白天哭完擦干眼泪还继续给孩子们上课,晚上回到家躺下蒙头大哭,哭着哭着就睡着了,第二天还继续该上课就上课。

法晚:至今还是毫无任何结果?

宋玉兰:没有,每次找领导都是推来推去,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。追问的紧了,领导就说再追不给办了,没政策了。他们每次都是那句“再等等、再等等”,可没想到一等就是这么多年。那些条件不符的人家有关系都转了,可我却一直转不了,有种被欺骗的感觉。

教出1000人不少村民两代人都教过“终于把他们送出了山沟沟”

法晚:能够由代课老师转为正式教师,对你来说是最大心愿吧。

宋玉兰:肯定是,做梦都想着能有这一天。可是太难了,也太遥远了。今年都快60岁的人了,身体也不好,不知道还能等到那一天吗?

法晚:平时无论是村上的群众还是学校的师生都尊称你为老师,其实大家都已经把你和正式老师一样尊重。

宋玉兰:尊重是相互的,我教了40年书,整个积善村附近不少家庭,大人孩子两代人都是我的学生,算下来教过的有上千个学生。他们都很尊重我,这让我很欣慰。但是毕竟我感觉就像临时工一样,这么老了什么保障都没有。真怕哪天起不来了,该怎么办。

法晚:在你教过的这么多学生中,记忆最深的有吗?

宋玉兰:太多了,一时还想不起来。但我最高兴的是有些学生我都忘记教过他们,走在路上碰到我还喊我宋老师,跟我热情打招呼。有的考上学,给我报喜,我觉得自己没白干,没白付出,终于把他们送出了山沟沟,成了人才。

法晚:群众也很敬重你,称你是“小山村不灭的蜡烛”。

宋玉兰:大家对我的表扬过高了,我只是尽了一个教书人应尽的责任,只是一直在三尺讲台坚守,其实每个教书的人民教师都是不灭的蜡烛。

法晚:你想过放弃吗?

宋玉兰:实话说,不止一次想过不干了,但都是在心里想想,到上课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又站上了讲台。那一刻,我自己就忘记自己是代课老师身份,跟正式老师一样。几十年下来,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,也没有勇气放弃不干。

教书育人工作已经成为我生命的全部。我已离不开这些娃娃们,每天看着他们我觉得自己年轻十几岁。

愧对两儿子老二常年打工没对象“老伴挣点钱全给老大看病了”

法晚:除了教书,你的日子过得怎样?

宋玉兰:现在比以前好多了,以前吃不饱,穿不暖,现在吃穿不用愁了。房子旧点不漏雨能住就行。唯一愁的就是两个孩子的婚事,大儿子身体不好,常年需要吃药,老伴挣点钱全部都给老大看病吃药了。老二今年也二十七八了到现在还没对象,常年漂泊在外打工挣钱。在我们这里,他们两个都是大龄青年了,着急啊。

法晚:对于两个孩子,你内心觉得愧疚吗?

宋玉兰:愧疚还是有的,我和他爸都是没本事的人,没能给他们一个好的家庭,让他们尽早成家立业。

法晚:你自己感觉生活在矛盾中?

宋玉兰:也可以这样说,想想家里事情,肯定愁。但到学校看到可爱的娃娃们,心里的愁又都没了。

带11个孩子最爱教唱《小草》 “我就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”

法晚(微信ID:fzwb_52165216):现在教的学生还多吗?

宋玉兰:不多了,2000年前我一直代小学课程,各种课都教过。后来小学教师多了,我改带幼儿班,现在班上有11个学生。

法晚:幼儿班课程应该轻松些吧?

宋玉兰:好一点,每天给娃娃们教些简单的汉字和加减乘除,带他们唱唱歌,跳跳舞。

法晚:都教哪些歌舞?

宋玉兰:很简单的一些,舞也不会什么,就是带他们伸伸胳膊腿,锻炼锻炼身体。

歌曲都是简单的一些儿歌,平时教的最多的就是唱《小草》这首歌。

法晚:为什么这首歌唱的最多?

宋玉兰:这首歌我唱的最好,平时在家一个人也经常哼,我觉得我就是小草,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。

最新进展月薪升至900元“没想到反响这么大,感谢媒体”

法晚:你的事情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,对此当地政府有什么回应吗?

宋玉兰:我非常感谢你们媒体,报道后没想到反响这么大。2号凌晨陵川县做出了回应,说是从2015年元月份起,已经把待遇提高至每人每月900元。此外村每年收取的3000元幼儿保育费,也作为生活补贴全额发放给幼儿教师。

法晚:针对代课教师转正一事当地政府如何解决?

宋玉兰:这个还是没明确说,县里只是提到所有现在在岗的村雇幼儿教师只要符合2012年山西省教育厅、监察厅规定的中小学(幼儿园)代课人员统计条件,其60周岁以后可以享受教龄补贴。

法晚:那你符合这些条件吗?

宋玉兰:这些都符合,对我来说是个好事,很感谢政府。起码我的生活现状能得到改变,孩子吃药看病会好很多。

马英九准毛治国请辞 张善政确定接任新“行政院长”

最新文章
技术更多...
资讯更多...
运营更多...
图集更多...
下载更多...
商城更多...
推荐内容